触摸夏洛茨维尔的骚乱伤痕 种族之痛撕裂美大选年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孙丁 邓仙来 兴越
触摸夏洛茨维尔的骚乱伤痕 种族之痛撕裂美大选年

[导读]时间回到2017年8月的那个夏夜,极右群体成员聚集在位于夏洛茨维尔的弗吉尼亚大学校园内,他们手举火把游行示威,还高喊白人至上主义等口号,反对当地政府移除一座邦联人物雕像。

原标题:触摸夏洛茨维尔的骚乱伤痕——撕裂美国大选年的种族之痛

在秋色点缀下,美国东部弗吉尼亚州小城夏洛茨维尔静谧迷人,市中心地标步行街上人们悠闲地散步或坐着享用咖啡,似已看不出3年多前那场白人至上骚乱留下的痕迹,但当地居民萨姆纳·布朗日前向新华社记者回忆此事时仍心有余悸。

时间回到2017年8月的那个夏夜,极右群体成员聚集在位于夏洛茨维尔的弗吉尼亚大学校园内,他们手举火把游行示威,还高喊白人至上主义等口号,反对当地政府移除一座邦联人物雕像。翌日,极右分子继续在当地举行集会,还同对立示威者形成对峙和暴力冲突,一名新纳粹分子随后驾车冲撞人群,造成1死19伤。

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极右翼集会者同抗议他们的人群“双方有责”,这一态度引发美国朝野广泛批评。各方压力下,特朗普随后发表声明谴责发生在夏洛茨维尔的暴力事件,并表示“反对一切形式的仇恨、偏执和种族主义”。但批评人士认为,特朗普在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等极右翼群体时不及时、不彻底。

对于正在同特朗普竞逐白宫的前美国副总统拜登来说,夏洛茨维尔也有特别含义。今年8月,拜登在接受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发表讲话说,正是夏洛茨维尔事件及特朗普的反应让他下定决心竞选总统,他宣称要为“美国的灵魂”而战。

夏洛茨维尔骚乱后,美国极右势力在各界合力打压下遭遇重创,但并未消失。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今年9月到国会出席听证会时说,他们处理的本土恐怖主义威胁中受种族驱使的暴力极端主义案件数量最多,而这些案件大多数涉及白人至上主义者。

美国近期一系列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认为种族关系在美国正在恶化。拥有欧洲和亚洲血统的夏洛茨维尔当地居民罗恩·雷耶斯对记者说,种族主义在美国一直存在,但过去几年,美国变得更加撕裂,种族主义问题因此尤为突出。

美国圣安塞尔姆学院政治学专家克里斯托弗·加尔迪耶里指出,实际上种族主义并没有离开美国政治和生活。民权法律法规无法一下子根除几个世纪以来的痼疾,种族主义问题在一些领域依然触目惊心。

就在今年5月,美国种族主义的伤疤再一次被狠狠揭起——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白人警察暴力执法造成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亡,触犯众怒,全美范围随后爆发长时间、大规模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种族关系也一跃成为今年美国大选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示威活动为种族主义问题带来更多关注的同时,也为一些城市带去暴力和骚乱,多地一度启用国民警卫队协助治安。然而,面对集中爆发的问题,共和、民主两党诉求泾渭分明,大多时间是在“鸡同鸭讲”,联邦层面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政策突破。

分歧也体现在特朗普和拜登的竞选纲领上——特朗普强调“法律与秩序”,力挺执法人员严厉执法,同时把社会动荡和暴力归咎于“激进左翼”;拜登则认为美国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承诺重点应对,他还选择非裔和亚裔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竞选搭档以顺应政治和社会风潮。

在夏洛茨维尔市的一面红色砖墙上,写满了纪念在当年骚乱中丧生的32岁反极右翼示威者希瑟·海尔的标语,还有一些呼吁爱、友善、团结的留言。

路过这里的非裔退伍老兵赛勒斯·托利弗告诉记者,骚乱给夏洛茨维尔乃至美国造成的伤痕尚未被抚平,他希望今年大选能够创造契机,但解决种族问题道阻且长,他也不敢说美国种族关系未来会走向何处。

新华社记者孙丁 邓仙来 兴越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