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选择:新生代的政治家与开放包容的未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作者: 孟湘君

[导读]39岁的埃马努埃尔·马克龙成为法兰西新一任总统,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五年里,经历了多次重大恐袭伤痛的法国,仍愿意做一个包容和开放的国度,愿意给新生代政治家一个施展才干的舞台。

(原标题:法国的选择:新生代政治家,与开放包容的未来)

中新网5月9日电 (孟湘君)39岁的埃马努埃尔·马克龙成为法兰西新一任总统,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五年里,经历了多次重大恐袭伤痛的法国,仍愿意做一个包容和开放的国度,愿意给新生代政治家一个施展才干的舞台。马克龙的胜选, 更多与他所选择的政治理念有关,而不仅是这个浪漫国家对颜值的青睐。

【精英者的胜利?】

被许多女性视为“鲜肉”的马克龙娶了比他大24岁的老师布丽吉特,为这场大选罩上一层八卦色彩。虽然媒体卖力炒作两人情史,但不少法国人却认为自己慧眼独具,看透表象选择了一位“给力”的年轻领导人。

从顶级中学到名牌大学,再到随奥朗德进入爱丽舍宫担任副秘书长,马克龙的人生不能不说是“开了挂”。在辞去干了两年的经济部长职务时,马克龙才不到40岁。怀着“跨越左右阵营之别”抱负的他,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成立年轻的政治派别“前进运动”后,他逐渐受到欢迎,从党派成立到一举拿下大选,都未满一年时间。

缺乏政治人脉、无雄厚资金支持、资历不深……与其他曝光率极高的老牌政治家相比,法国媒体一度不曾看好略显青涩的马克龙。而凭借“非左非右,既左也右”的口号,和温和、开放、包容、面向未来而不是回到过去的竞选纲领,马克龙赢得了民意。

现在,胜选的马克龙把手放在胸口唱国歌,马克龙对镜头竖起大拇指,马克龙戴着婚戒牵手爱妻,马克龙的温暖笑容和潇洒身姿,都成了镜头竞相捕捉的对象。这似乎是一名精英人士“天时地利人和”的胜选故事,它谈不上有多少励志的成分,但故事内核所展示的,还是法国人民最终选择了什么。

【“明智”的保护主义】

《查理周刊》血案、巴黎“11·13”恐袭大案、尼斯卡车冲撞事件,从2015年起,一年多时间内,法国遭遇了三次震动世界的重大恐怖袭击。在血与泪的现实面前,在难民源源不断涌入欧洲的情况下,平静生活被搅扰的法国人,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位总统参选人——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

勒庞的政策纲领,以保守、锁国、民粹主义色彩为主。她表示如胜选,将拒绝国际贸易协定、废除欧元、通过实行“明智的保护主义”让法国企业受益,甚至不排除发起“脱欧”公投。她还呼吁关闭部分清真寺,把极端分子档案名单(Fichier S) 上的嫌犯“统统轰出法国”。

对深刻担忧外来者影响社会秩序和自身安全的法国人来说,勒庞的思想与他们一拍即合,勒庞获得高支持率,甚至成为一种热潮和现象。

益普索的选前民调显示,勒庞与马克龙吸引的主要选民群体截然不同。33%的企业高层和白领、30%拥有高等学历的人支持马克龙;而37%的工人、32%的普通职员、25%的失业者在首轮投票中支持勒庞。

勒庞要从谁手里“保护”法国人?人们回想起2011年4月。当时,萨科齐政府出台了禁止妇女在公共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令,违者将被处以150欧元罚款,甚至被罚做义工,引发了激烈口水战。

2016年底,已遭多次恐袭的法国,对移民的态度再掀争议。奥朗德政府下令拆除有大量难民、非法移民聚集的加莱“丛林”难民营,数千人流落街头,被强制分散安置到各处。

作为移民大国,到底走向包容,还是排外,法兰西需要明确方向。而在一个中立、变革、新面孔的马克龙身上,多数人认为自己看到了答案。

如今来看,除了法国,极右翼党派也没能在奥地利、荷兰和德国夺得阵地。这映射出在整体上,欧洲还是一个包容并蓄,向新向好的欧洲。

【“最危险女人”VS最年轻总统】

败选后的勒庞表示,“国民阵线”将成为法国最大反对党。在她看来,现在的法国政坛只分为两派:“全球化主义者和爱国者”。而分析称,勒庞败选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她过早把退出欧盟“挂在嘴边”。

勒庞的父亲对于2015年被女儿踢出自己一手创立的“国民阵线”,仍忿忿不平,透露父女两至今“冷战”,没说过一句话。他对女儿让“国民阵线”进入主流选民视线不以为然,抱怨女儿为拉票关注了一些非其政党“应该关注”的话题。他还说,女儿虽“有性格”,但当总统还不够格,还需要其他优点。

虽然许多人选择了把治理国家的要务交给马克龙这位竞选经验为零的“新人”,但是,超过24%的法国选民在第二轮投票中弃权。在他们看来,勒庞也好,马克龙也好,都不是称职的人选。由于马克龙的新生政党人脉根基尚浅,今年6月的议会选举当中,他还将面临“战斗”。

分析指出,留给马克龙的两个选择是:一、组成以“前进运动”人员为主的联合政府,但需承受政府内派别对立的后果;二、由获得议会选举多数席位的党派组阁,总理也将来自反对党,这样的体制就是“共治”,法国左右两派总统都经历过“共治”时期。

从经济政策纲领来看,法国右翼“共和党”的主张与马克龙的改革策略较接近,所以也不排除马克龙与右翼的“共治”政府能有管理法国的能力。由于马克龙缺乏政治基础,与右翼“共和党”的合作也许并不是一个更糟糕的选择。

一个多月后,法国“最危险的女人”和法国最年轻的总统,将如何续写自己的政治征程?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