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阿富汗多个省份有沦陷危险或波及中亚

来源: 参考消息网 
外媒:阿富汗多个省份有沦陷危险或波及中亚

[导读]反政府武装团伙、激进分子资助者和在中亚转入地下的武装分子之间始终保持着联系。届时,这将是对塔吉克斯坦(或经过其领土对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或土库曼斯坦的一场重大进攻。阿富汗局势正日趋恶化。

参考消息网7月29日报道 俄罗斯连塔网7月14日发表俄罗斯外交学院现代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伊万·萨夫兰丘克的一篇文章,题为《阿富汗局势恶化将如何影响中亚》,编译如下:

阿富汗局势正在恶化,2015年一年就创造了数个纪录。阿富汗的反政府武装团伙控制了自2001年以来最大面积的国土。与塔吉克斯坦交界地区的局势最为紧张。瓦尔代俱乐部的专家对阿富汗局势恶化将如何威胁中亚国家进行了分析。

激烈拉锯战

2015年武装团伙首次得以占领昆都士省首府。阿富汗安全力量经过2周的激烈交战后才夺回该市,当时反政府武装团伙已有组织地撤退了。2015年武装分子还占领了阿富汗各个县的23个行政中心(2014年仅为4个)。阿富汗与中亚国家交界地区的局势从2009年起就不断恶化。近两年与塔吉克斯坦相邻的东北部地区的形势尤其紧张。不过与巴基斯坦交界地区的局势虽然依旧复杂但却稳定,没有出现明显的恶化。

阿富汗有4个省与塔吉克斯坦交界。这些省的局势均变得更加复杂。巴达赫尚省有2个县几乎完全被反政府武装团伙控制。反政府力量在其他县也占据了大片领土。2015年期间,武装团伙占领了4个县的行政中心。“哈卡尼网络”武装组织和希克马蒂亚尔的阿富汗伊斯兰党在巴达赫尚有强大的阵地。但在那里起主导作用的是塔利班。武装分子拥有重型武器和作战装备。对在阿富汗东北部和北部其他省活动的反政府武装团伙来说,远处的巴达赫尚具有山地地势险要的优势,是与众不同的基地。

种种迹象表明,武装部队通过巴达赫尚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东部前往北部。武装分子和武器也从那里撤往阿富汗东北部和北部其他省份。此外,巴达赫尚对反政府武装团伙来说是重要的“金融中心”,这里可开采出黄金和绿宝石。该省运行着阿富汗安全力量几乎无法触及的毒品实验室,其利润流向武装团伙。毒品通过塔吉克斯坦走私运输,导致两国边界处经常发生冲突。

武装分子在塔霍尔省的伊什卡希姆、扬吉卡拉、达尔卡德和哈贾戈尔这4个县建立了坚固的阵地。武装分子去年控制了后2个县的行政中心。当地的塔利班头目主要居住在伊什卡希姆。去年在塔霍尔省的交战就出现在与塔吉克斯坦交界处附近的3个县当中——扬吉卡拉、达尔卡德和哈贾戈尔。塔吉克斯坦边界地区的居民2015年多次通报媒体称,他们的房屋因阿富汗的炮弹爆炸而晃动,反政府力量的炮弹也飞到过塔吉克斯坦境内。随后喀布尔官方进行了道歉。

昆都士省的大部分被塔利班和其他反政府武装团伙控制。2015年期间,武装分子占领了5个县的行政中心,其中也包括该省首府。2016年阿富汗安全力量完全控制的只有昆都士市的中心。那里的局势极为脆弱。这个省对武装团伙来说足够舒适,因为普什图人在其中一些县中占多数。当地居民支持塔利班或至少对其持中立态度。武装分子在昆都士与塔吉克斯坦交界的3个县当中得到壮大。

巴尔赫省(与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依旧相对安全。省长阿塔·努尔目前控制着局势。这是阿富汗与中亚国家交界的2个省之一,反政府武装团伙去年没能占领任何一个行政中心。不过,武装分子的部队在该省西南部的山区驻扎下来。

中亚遭威胁

在军事行动很可能加剧的过程中,中亚国家不会遭受来自反政府武装团伙主力的直接威胁。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说,武装团伙的任务目前在阿富汗的西部、北部和东北部——扩张他们所控制的领土,在那里建立自己的政权,重要的是——为占领省级行政中心做准备。主要的反政府力量目前无意向阿富汗境外的西方或北方前进,也不准备攻击中亚国家。因此几乎可以排除反政府武装团伙会对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进行任何打击——在武装分子尚未完全控制与中亚国家交界的阿富汗省份之前。同时,不排除反政府武装团伙主力发起有限的攻击,这可能是表达对邻国政策的不满或在赞助者的要求下进行。

在反政府团伙和阿富汗安全力量继续交战的情况下,有2个威胁是显而易见的。第一,在武装作战团伙的支持下经由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边境(在乌兹别克斯坦边境是不可能的)走私毒品。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边防军人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武装分子掩护毒品走私的积极性可能提高。随着控制区域的扩大,反政府军将愈发猖獗地参与毒品交易,他们将争取为自己铺设通向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走私线路。在阿富汗安全力量衰弱而地方野战指挥员作用提高的情况下,野战指挥员同样可能更多地参与毒品和其他商品走私,以便向自己的部队提供资金。这一问题在喀布尔获得的国际援助大幅减少的情况下将尤其严重。与反政府团伙作战的野战指挥员若无法获得拨款,只能转向他们唯一可以快速获得的收入来源——走私。或者开始请求外部伙伴给予物质帮助。

第二,来自反政府力量的小股武装分子的逐步渗透,他们是来自原苏联地区国家的移民。这种情况下的主要威胁来自于近5年从中亚国家来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的年轻人。他们难以通过官方途径回家。有人定居在土耳其及其他穆斯林国家,但现在已有人出现在阿富汗,可以预见,有些人想通过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土库曼斯坦边界回家。他们分散在整个地区内,可能组织地下工作和接收来自阿富汗的新武装分子。由原苏联地区移民组成的部队也可能发起直接进攻,以便摸清边境情况或展示力量,目的是在塔吉克斯坦或土库曼斯坦的一些地区安营扎寨。

在反政府武装牢牢控制与中亚国家接邻的几个阿富汗省份的情况下,从前的2个威胁不仅依然存在,甚至可能还会加剧。同时,还将增添新的威胁。例如,可能出现难民潮,而且他们不是“异己”,而是与中亚邻国相同民族的人。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特别是塔吉克斯坦(由于人数众多,塔吉克族难民潮可能尤其汹涌)将不得不至少接收一部分难民。这将造成严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此外,在反政府武装高歌猛进的情况下,节节败退的战地指挥官可能会请求允许将自己的后方部分迁往中亚邻国,甚至把自己的一部分队伍暂时转移至这些国家。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将很难做决定。倘若政治形势迫使其中任何一个国家同意上述请求,它介入阿富汗冲突的程度就将迈上新台阶。

反政府武装的主力在阿富汗各省站稳脚跟后,将会考虑支援与其意识形态相近的“兄弟”,尤其是那些前不久同他们在阿富汗并肩作战,而后回到中亚成立地下组织的势力。反政府武装团伙、激进分子资助者和在中亚转入地下的武装分子之间始终保持着联系。一旦地下组织,尤其是离阿富汗边界较近处(土库曼斯坦东部地区、乌兹别克斯坦南部地区、塔吉克斯坦或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的地下组织积蓄了足够力量,主要的反政府队伍可能就会支持其叛乱。届时,这将是对塔吉克斯坦(或经过其领土对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或土库曼斯坦的一场重大进攻。

邻国很紧张

自从1993年塔吉克斯坦联合反对派的队伍进入毗邻的阿富汗境内,与该国交界处的边防就被塔吉克斯坦视为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1996年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及1997年与联合反对派订立和平协定后,塔吉克斯坦与俄罗斯、伊朗和印度合作,对阿富汗北部的北方联盟给予了大力支持。俄罗斯边防军人也参与了保卫塔阿边境的行动。

在塔利班政权2001年秋被推翻后,塔吉克斯坦的倾向开始渐渐改变。塔官方相信,可以在阿富汗境内建立和平与秩序。杜尚别依然重视边防,但降低了与俄的合作水平(2005年,俄边防军人被赶出塔阿边境)。“向南转”的思想在该国日益受到欢迎。

由于塔吉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复杂关系,依靠经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与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进行运输往来总是困难重重。经吉尔吉斯斯坦绕过乌兹别克斯坦的公路穿山越岭,就算被最大限度地使用,也无法代替铁路。经阿富汗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线路不失为摆脱堪称“运输封锁”困境的一条出路。

为此,塔吉克斯坦参与落实各类将该国与阿富汗更紧密连接起来的路桥建设项目。塔吉克人和阿富汗人(特别是阿富汗塔吉克族)文化和语言上的相近助了一臂之力。有数据显示,塔国驻阿使领馆近10年来每年发放2万至3万个签证。但边防措施仍保持在应有等级。2010年后,塔吉克斯坦重新扩大与俄罗斯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合作。可以说,在边防方面,杜尚别倚重本国力量,但同时也与地区安全机构——集安组织密切协作。如果说发展同阿富汗的经济关系与安全利益相违背,那么杜尚别选择了后者。近年来,边防措施进一步加强,这给阿富汗商人带来不便从而引起了他们的不满。不过,尽管塔方不断加强边境管控,但仍然拒绝了2010至2011年谈论的恢复俄军人驻防一事。专家确信,这是因为美国的相关立场。

2015年秋,当反政府武装不仅在与塔吉克斯坦接壤的巴达赫尚、塔哈尔和昆都士巩固了地盘,还接管了这些省份多个县的边境地区时,杜尚别官方强烈感受到自身安全面临的威胁。2015年10月6日(反政府武装团伙已控制昆都士市一周,并在昆都士和塔哈尔两省与塔吉克斯坦接邻的若干县中站稳脚跟),塔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在索契会见俄总统普京时指出:“今天我想谈谈集安组织责任区内的安全问题,因为塔阿边界属于该地区。阿富汗局势正日趋恶化。超过60%的边界沿线,在塔方和其他毗邻国家对面,实际上都在打仗。我们对此深感担忧,因此希望在我们今天的会谈中讨论确保地区安全的问题。”

不过,塔国一面在安全问题上与集安组织合作,一面继续对在喀布尔执政的是一个有作为、能维护全境秩序的政府寄予厚望。2016年春带来了一些希望:阿富汗安全力量得以扩大政府在昆都士、塔哈尔和巴达赫尚控制的区域。对杜尚别尤为重要的是,反政府团伙被赶出塔阿边境地区。目前,塔吉克斯坦的优先方向是与喀布尔当局合作。但如果政治危机最终令阿中央政权瘫痪,塔方恐怕会在同反政府武装团伙的个别代表谈判和支持友好的战地指挥官与之作战之间摇摆。(编译/黎然 胡丽雯)

责任编辑: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