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入篮”:全球金融在“共赢”中走稳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人民币“入篮”:全球金融在“共赢”中走稳

[导读]美国财政部声明称支持IMF将人民币纳入SDR篮子。不过,作为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领导者,美国内部的态度也并不一致,据彭博社12月2日报道,美国财长雅各布·卢表示,美国“要确保美元维持全球领先储备货币的地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美东时间11月30日宣布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后,世界各方的议论也立刻七嘴八舌多起来。美国财政部当日发布简短声明称,支持IMF将人民币纳入SDR篮子。不过,作为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领导者,美国内部的态度也并不一致,据彭博社12月2日报道,美国财长雅各布·卢表示,美国“要确保美元维持全球领先储备货币的地位”。

从目前来看,这显然是多虑了。IMF此次的决定只是“顺势而为”,是对国际金融治理格局的完善,而非颠覆。这是一个“共赢”的新起点,而美国也是赢家。

★美元地位仍然稳固★

在当前世界经济格局下,力量分布与增长动能的多极化是国际金融秩序不得不应对和调整的核心原因。但即便是在人民币加入SDR后,也远达不到挑战美元的地位。SDR最新份额是美元41.73%,人民币10.92%。

从全球货币流通角度来说,人民币到目前为止究竟有多重要?德国之声日前报道称,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交易总量中所占比重为2.79%,而美元的比重为44.8%,欧元为27.2%,英镑为8.5%。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交易额排行榜上已经跻身第四,排名超过日元。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明棋对此分析认为,人民币的“历史性”进场,一方面表明国际货币多元化发展趋势在向前推进;另一方面也代表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代表性和影响力也在进一步增强,这有利于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的东西方平衡。

不少外媒也持此观点。德国《南德意志报》近日报道表示,IMF承认人民币是第五种主要货币,象征着世界经济过去几年所经历的力量对比的巨大变化,因此并非暂时性的,而是具有长期性;英国《卫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称,到2030年,人民币将与美元和欧元并列成为世界三大主要货币。

由于此次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所占的10.92%的比例基本上是由欧元、日元和英镑的份额下降调整而来,客观上也反映出世界经济格局在过去几年发生的巨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魏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欧洲经济自从金融危机之后至今没有缓过来,依旧面临着通缩和下行的风险,现在又加上难民危机、恐怖袭击等问题,前景堪忧,因此这次在货币权重比例调整上是有这些考量的。

“作为发展中国家力量的代表,中国进入SDR后,随着看好的前景和改革的步伐加快,相比较今天美国仍然占据绝对大的比重来说,未来SDR里各货币的份额比重肯定还会有大的调整,人民币的力量会上升,整体货币力量分布也会更均衡。”魏民说。

但这并不代表着人民币在挑战美元的地位。事实上,人民币加入SDR能够有利于缓解美元目前承担的压力,能够实现中美两个经济体的“双赢”。

“美国需要中国分担国际责任,人民币加入SDR可以说是开启了国际金融秩序格局的新起点。”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本报记者表示,他指出,短期内,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仍将持续,不会改变。

★IMF改革迈出新步伐★

从IMF调整SDR篮子的历史进程来看,这一次吸引“全球头条”的举动另一层深远的意义在于,作为布雷顿森林体系遗产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面对着新兴市场国家崛起的现实,SDR货币篮子的代表性却因种类和份额的僵化日益下降,已经越来越无法代表国际经贸发展中的新变化。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1月29日就刊文称,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如果不赋予中国主角地位,IMF也就缺乏全球合法性。俄罗斯《权力》周刊11月30日则指出,IMF当前正采取的步骤凸显了该组织的现代性和应对变化的及时性。它首次将发展中国家货币纳入自己的SDR货币篮子,从而回应了对它只代表美国和其他富国利益的指责。

对此,IMF的态度表示得很明确:人民币“入篮”将使货币篮子多元化并更能代表全球主要货币,从而有助于提高SDR作为储备资产的吸引力。

业内表示,尽管SDR的实质只是各个国家在IMF的SDR账户上的数字,不能像普通外汇储备那样自由地对非政府部门使用,但从它所担负的角色上看,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绝不仅仅是一些观点所称的只是具有“象征意义”,而是既会助推中国的金融体系改革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可以促进IMF进一步构建对抗风险的国际货币稳定体系,促进金融和经济治理体制更加公正合理。

“这次IMF将人民币纳入SDR中,可以说是在各方权衡后根据现实情况做出的一次合理调整。这也是大势所趋、水到渠成的结果。”魏民说。

★新兴市场将有“避风港”★

归根到底,金融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全球货币力量不管有何调整,最终的影响也仍然需要到实际市场中找寻。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博士称,从全球看,人民币加入SDR也显示出各国首脑间加强合作的积极信号。

俄罗斯早就对人民币“抱有好感”。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近日报道,普京表示,与中方用本币交易将降低欧元和美元汇率波动的影响。俄罗斯卫星网则称,专家们认为,未来人民币在俄的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可达到10%甚至20%。

新兴市场的金融风险也会有机会降低。德新社则指出,在未来发生金融危机时,除了美元外,投资者还拥有了另外一个明智的避风港。

日本《产经新闻》刊文则称,人民币成为“国际通货”的信用,有利于在国际金融市场筹措长期且低息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这对消除亚投行等机构发展的障碍是极大利好。

“不光是亚投行,未来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都可以进入我们银行间市场,通过发行人民币债券来参与到互联互通的投资项目和‘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徐洪才表示。

用IMF总裁拉加德的话说,这些努力将带来更加强劲的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反过来也会支持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的增长与稳定。

这显然是一个更加强调“互利共赢”的新起点。

链接▶ SDR演变历史知多少

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亦称“纸黄金”(Paper Gold),最早发行于1970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

▶1969:20世纪60年代初爆发美元危机,美国政府宣布美元停止兑换黄金,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崩溃,欧洲国家提议增加国际储备货币或国际流通手段。1969年IMF通过了欧洲“十国集团”提出的储备货币方案,建立了以SDR为储备货币的新的货币体系。

▶1973:1973年日元进入SDR货币篮子,日本股市从5000点附近起涨,在1989年12月29日创历史38597高点。日元用作贸易结算货币始于1960年,作为当时重要出口国,日本在推广日元的使用方面具有自然优势,以至于可以没有成为世界货币就直接跻身IMF国际主要储备货币之列。加入SDR后,日元加速了国际化进程,1984年允许日元自由兑换、海外放贷和非居民债券发行,1985年的“广场协议”又引发了日元的加剧升值。但上世纪90年代后,日元国际化陷入停滞,甚至在某些方面开始走回头路。

▶1981:1974年7月,由于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崩溃,美元持续贬值,在原有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经济发展良好的国家得用自身相对升值的币种不断补贴美国,引起法国、日本等国的不满,因此IMF决定以16种货币组成的篮子货币为 SDR定价。之后对篮子中的货币做过基层调整,并于1981年将货币篮子中的货币种类从16种降低到5种:美元、马克、法郎、日元、英镑。

▶2001:1999年欧元成立,之后作为欧元区各国贸易与金融交易结算使用。2001年,欧元作为欧洲通行货币,取代了原有篮子货币中的西德马克与法国法郎。在货币一元化便利下,欧元区的投资与经济发展势头旺盛,欧元汇率升值曾在2008年全球经济景气最高峰前后,达到1.6美元兑换1欧元。

▶2016:2015年11月30日,IMF正式宣布人民币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成为第五大国际货币。

责任编辑:李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