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惠珠:政改决定权在中央 方案最符香港利益

来源: 大公网 
谭惠珠:政改决定权在中央 方案最符香港利益

[导读]对于反对派一直要求撤回8.31决定,声称中央无权决定行政长官办法如何修改,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惠珠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指出,持这种想法的人是未能正确认识中央权力,强调8.31决定具备宪制基础。

6月2日讯(记者 陈璁 石璐杉)对于反对派一直要求撤回8.31决定,声称中央无权决定行政长官办法如何修改,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惠珠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指出,持这种想法的人是未能正确认识中央权力,强调8.31决定具备宪制基础。谭惠珠指出,中央官员早于2004年就已明确表明,行政长官产生办法“是否需要修改和如何修改”,决定权在中央,此亦为“一国两制”方针的“应有之义”。她又指,香港需要理性反对派,“一定有卖点,一定有市场”。

政改进入关键时刻,反对派在深圳与中央官员谈政改时仍坚持撤回人大8.31决定的要求。谭惠珠指出,现时仍有人认为,政改问题只是“香港自己的事”,中央仅可决定是否修改行政长官产生办法,而无权决定如何修改,她认为对方是未能正确认识中央权力。

 “一国两制”方针应有之义

谭惠珠引述说,早于2004年4月,在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草案)》说明中,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飞提到,修改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是香港政治体制中重大问题,“是否需要修改和如何修改,决定权在中央”,又表明:“这是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确立一项极为重要原则,是‘一国两制’方针应有之义。”

谭惠珠续指,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亦于2007年12月,在香港各界人士座谈会上强调:“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制问题作出决定,是中央宪制权力。”基于以上表述,谭惠珠认为,有关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修改,“中央权力已经讲清楚”,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具备宪制基础。

个人票代表性成疑

而表决在即,提委会公司票转个人票、董事票是否可行,成为近期社会关注焦点。谭惠珠说,若采取个人票模式,则无法辨别投票者“会留在这个行业多久,和对这个行业认识有几多”,部分人士不明白该组别的社会功能,从而导致代表性成疑。

谭惠珠直指,政改第二轮咨询原可处理扩阔选民基础等问题,但“占中”79日被“白白浪费”,反对派随后杯葛咨询,原则上对任何建议皆加以否定,令建制派人士感到无奈,因此改变选民基础或选委议席等讨论,当时“根本无从说起”。她认为,在表决前数星期再提出来已“太迟”,因为无足够时间、空间讨论及分析问题,亦难以凝聚共识。

 方案最符合香港利益

对于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谭惠珠形容为“最适合香港,最符合香港利益”,方案既符合基本法、人大决定,亦能照顾各阶层均衡参与,保障香港稳定和发展,选出的候选人可维持良好中央与地方关系,并符合一个社会在民主进程里积极、稳步发展和成熟原则。“香港需要有理性反对派,一定有卖点,一定有市场。”谭惠珠说,政改方案实际最有利于中间温和派,“对于政见方面有强烈意见党派,在提委会中会把票给中间温和派,以排除另一个极端派别候选人出现”,而香港市民大多数亦属中间温和派,希望至今仍坚持捆绑否决方案的反对派议员,能从全港利益出发支持政改通过,尽管失去支持激进的一批票源,但同时会赢得更多欣赏他们勇气的选民。

谭惠珠又指,由于任何法律都有机会作出修改,因此无须中央承诺未来会改良方案。她表明,若政改拉倒,“双普选”遥遥无期,行政立法紧张关系无法缓和,基建超支、住屋、与内地基建衔接等问题难以解决,忧虑其巨大损失要由全香港“埋单”。

责任编辑:H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