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应对埃博拉紧迫性加强 感染人数或超两万

来源: 人民日报 

[导读]“这里的大米价格在上涨,酒吧被关闭,街上行人越来越少,戴口罩和手套的人越来越多,我家附近市场里的食品正在减少。”塞拉利昂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工作人员巴姆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埃博拉疫情给西非人带来的不仅是生命的威胁和生活上的不便,它正由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演变成为西非地区的经济危机。

“这里的大米价格在上涨,酒吧被关闭,街上行人越来越少,戴口罩和手套的人越来越多,我家附近市场里的食品正在减少。”塞拉利昂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工作人员巴姆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埃博拉疫情给西非人带来的不仅是生命的威胁和生活上的不便,它正由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演变成为西非地区的经济危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数字,西非地区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达到3069人,已造成1552人死亡。世卫组织的公告称,其中超过40%的病例是在最近21天内出现的,意味着当前的疫情正在加剧,而最终病毒感染人数可能将超过两万人。

很多农民逃离家园,水稻、玉米等作物都烂在了地里

世界卫生组织9月2日表示,当前的埃博拉疫情十分严峻,感染人数预料会继续上升,预计在未来6个月内,将可能有超过两万感染者接受治疗,这是1976年的10倍,国际社会须花费5亿美元来应对这场灾难。世界卫生组织此前公布了总额4.9亿美元的未来9个月战略规划。世界银行也表示将提供两亿美元支持。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在考察了西非国家的疫情之后,2日发出警告说,西非埃博拉疫情正走向“失控”,因此全世界需要为此紧急行动。

英国天空新闻网3日报道,一名在利比里亚的美国医生日前被确诊为埃博拉病毒感染者,这是美国第三位被感染的医护人员。

塞内加尔8月29日确认首个埃博拉病例,这样该国成为继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之后出现疫情的第五个西非国家。世卫组织9月2日确认,发生在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为独立事件,但当地的疫情目前已造成31人死亡。

面对疫情的肆虐,西非国家101个非政府组织日前呼吁任命一位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埃博拉特使,以协调西非抗击埃博拉的行动。为防止疫情继续蔓延,很多西非国家实施严格的边境管控甚至封锁,这一方面有助于控制疫情,但另一方面造成粮食等物价上涨,给当地人生活带来不便。

非洲开发银行西非区首席经济学家艾缪尔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疫情隔离区,尽管今年风调雨顺,但农民逃离家园,水稻、玉米等作物很多烂在了地里。现在也到了很多农作物种植的季节,未来当地粮食生产和民众收入一定是没有保障了。疫区国家民众开始囤积食品和必需品,不断推升价格。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检测显示,利比里亚的木薯价格已上涨了150%,辣椒上涨了133%,大米价格也在上涨。由于关闭口岸和边境,可可、橡胶等出口受阻,进一步加剧农业危机。联合国粮食计划署9月2日称,为满足短期粮食需求,过去三个月已为1300万人口筹集6.5万吨粮食。

埃博拉不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一场经济危机

艾缪尔表示,埃博拉疫情已经直接影响到西非服务业、航空业和旅游业,正向矿业扩散,并对西非国家赖以发展的外国投资产生了影响。

艾缪尔告诉记者,占利比里亚国内生产总值40%的服务业遭受重创,相关税收下降了40%—60%。目前正值利比里亚雨季,是全年经济活动最集中季节,但经济活动远低于平时,许多大型市场关闭,跨境贸易停止,酒店和餐馆大多空置,大部分航空公司停飞。尽管世卫组织没有发布旅游禁令,但肯尼亚、塞内加尔和南非等国已发布旅游禁令,前往西非国家旅游人数锐减,相关西非国家越来越孤立。

西非国家支柱性的采矿业目前还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但如果持续下去,对经济产生的影响将是致命性的,艾缪尔表示。塞拉利昂矿产资源部副部长科罗马说,今年两亿美元的钻石出口目标很难实现,“矿工不敢去埃博拉病毒肆虐的东部地区开采钻石”。美国《国际财经时报》2日报道,自埃博拉疫情暴发以来,塞拉利昂的伦敦矿业公司股票下跌了66%,公司已发布旅游禁令。全球大型钢铁制造商安赛乐米塔尔已经停止其利比里亚铁矿第二阶段的开采工作。国际评级机构穆迪称,埃博拉疫情如果大规模扩散,不仅尼日利亚工人数量将减少,国际油企也可能撤走其外国员工,这将导致该地区石油开采大幅度下滑。

非洲开发银行行长卡贝鲁卡日前在访问塞拉利昂时说:“埃博拉不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一场经济危机,已经限制了许多经济部门的活动。”卡贝鲁卡表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埃博拉病毒暴发和蔓延导致西非经济遭受巨大损失,此次埃博拉疫情将导致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内亚及未受疫情袭击的科特迪瓦4国国内生产总值减少1%—1.5%。据报道,自发现埃博拉确诊病例以来,塞拉利昂经济活动已减少了近30%。世界银行预期几内亚经济增长率将从4.5%下滑到3.5%。穆迪警告说,埃博拉疫情可能导致非洲大陆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经济和财政恶化。

南非金山大学商学院学者库阿库对本报记者表示,埃博拉疫情对相关西非国家带来的最大威胁是外资的撤出。卡贝鲁卡也认为,刚要腾飞的非洲大陆因埃博拉疫情受到冲击,可能会导致投资的大量流失。一些疫情严重的国家刚从冲突中走出来,却又遭遇到埃博拉病毒,这对其财政构成严重压力,投资者观望趋势使得大批资金宁愿留在国外,投资的减少将影响到中期增长。

责任编辑: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