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放纵日本 东亚战争可能性加大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洪源

[导读]钓鱼岛危机导致中日关系表现出态度日益强硬、互信越来越少的特点。美国惯用的从中渔利、趁火打劫的空间也被挤压。中日保持友好关系是现代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基石,如果这种关系不复存在,本地区将陷入充满紧张和冲突的不安定状态,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和行动应该更加慎重。

【紫荆网评论员 洪源】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一方面表明拒绝涉入主权之争,一方面又三番两次表态称,鉴于《美日安保条约》,美国对中日钓鱼岛之争不会选边站,但是承认日本对钓鱼岛的现实行政管辖权,并且在西南海域开始加强美日安保防卫。就是说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逐渐改变以往比较模糊政策,以相对更加积极的态度加入到中日领土争端中去。

围堵与利用:美国对中国的两难选择

2009年,美国第一次提出了“中国责任论”,2013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再一次由鲍尔森提出,现在的美国,明显感到没钱了,很多该干的事情干不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恰恰因为美国在1973年登上了世界金融霸权的宝座,以军事霸权、文化霸权和科技霸权作支撑,利用国际货币铸币权和金融结算工具职能,剥削全世界劳动产品,除高新科技和军工产业以外,85%的人不从事实体经济的生产,去搞金融业、服务业,工资不断上涨、国内成本不断升高,使得国内一般性生产呈不断空心化和萎缩状态,现在所谓美国海外产业回流和工业生产复苏,也改变不了上述美国衰落的根本原因和大势。

中国则恰恰相反,2012年,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2013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超越美国跃居世界第一,美国着急让中国分摊世界责任,在美国既定的不合理也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和话语权的语境下,将中国纳入到美国制定的国际战略体系中,负责分摊美国插手国际事务力不从心的压力。

以目前中国的综合实力,美国抛出的“中国责任论”并非糖衣炮弹,而是借刀杀人。所谓“中国责任论”隐含的前提是: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免费搭乘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和安全的顺风车,没有尽到一个崛起中大国的责任,对这种指责,中国要予以坚决回击。美国留下的不合理世界秩序、扔下的烂摊子,在不经过批判和改造的情况下就让中国来背、让中国打工,这既不合理也不正常。

一方面美国让中国承担更多不相干的责任,既可以消耗中国积攒起来的一点国力,又可以让美国主导的现行世界秩序地久天长,美国坐享其成,又何乐而不为呢?另一方面美国在军事上包围和围堵中国,把中国的经济增速降下来。所以,在日本挑起钓鱼岛之争后,美国出于重返亚太、战略再平衡的需要,需要利用日本来遏制中国的发展,进而默许日本挑战二战反法西斯成果的非法行为,在中国对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享有无可争辩的主权问题上,有意采取模棱两可的模糊政策。美国的挑动中日相争、将日本祸水西引、养虎遗患的做法会被日本右翼势力反向利用,必将成为1938年欧洲慕尼黑结局的东亚翻版,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从钓鱼岛危机中渔利

2008年以来,美国对全球军事部署进行重新调整,把海军力量288艘舰只的60%部署到西太平洋地区,同时加强对中国周边第一、第二岛链和关岛的军事配属,意图将中国牢牢限制在第一岛链内。由于中国远程武器平台和打击兵器作战半径的增强,美国海空力量退而转向4千公里外的第二岛链封堵。所以,2010 年美军《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提出对美国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发展新的全新作战理念。美国指望依靠这种不是军事同盟的军事同盟,克服“空间障碍”,原因是美国对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和崛起怀有深刻的防备心态。2011年11月16日,奥巴马总统在堪培拉宣布美国在澳大利亚达尔文港的2,500名海军陆战队永久性驻军计划,就是落实“空海一体战”理论的一个重要步骤,美国有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的广阔海陆区域的优势地位,可以用来对抗中国海上力量的发展,限制中国远洋海军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航行自由,防止中国海上力量突破第一、第二岛链,将中国武装力量围困在近海,从而消除中国对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绝对海上霸权的挑战。

美国始终明白中日在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问题上存在领土争端,对中国方面的立场也十分清楚。但美国只是在口头上尊重中国的立场,在实际行动中,从未与中国进行沟通协商,也从未顾及中方一贯立场,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列岛私相授受给日本,极大损害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随着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安全政策的实施,希望“模糊介入”中日在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的争端,以此为契机,顺利实施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力量再平衡战略,并且使钓鱼岛问题更加复杂化。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当年在与土耳其及塞浦路斯官员的对话来解释:“违法的行动我们要赶快做,违宪的行动要耐心。”美国还试图以介入中日钓鱼岛争端为契机,将中日玩弄于股掌之中,确保美国在东亚及西太平洋地区安全与保障的主导权。

但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崛起势头十分强劲,美国重返亚洲、玩弄力量再平衡游戏的主要目的是遏制中国的经济和实力的迅速增长速度,加强对亚太伙伴国无论在经济或政治上的领导地位和作用。充分玩弄两面手法挑拨离间,利用日本遏制中国的崛起,然而日本趁机提出诸多“合理要求”进行“合理敲诈”。美国极力控制住日本的右转步伐,因为日本一旦拥有发动大规模突然袭击的军事实力,从理论上既可以打朝鲜、韩国,也可以打中国、俄罗斯,更可以打美国。

警惕日本全面右转

目前钓鱼岛危机导致中日关系表现出态度日益强硬,互信越来越少的特点。美国从中渔利、趁火打劫的空间也被挤压。从操作层面上来说,美国放日本出来,无论是收紧或放松尺度都难以控制,放鬼出魔瓶,就由不得美国的操控;得势的日本的右翼势力又会玩一贯的“下克上”的把戏,也不会听首相招呼,即使是激进的安倍政权也会把握不住局面。

中日保持友好关系是现代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基石,如果这种关系不复存在,本地区将陷入充满紧张和冲突的不安定状态,尤其是7月21日日本国会两院选举,安倍采取一系列右翼竞选策略并获得成功,说明现在民众支持日本右翼的保守化政权,安倍首相位置稳固,又同时掌握参众两院立法和否决两大职能,为安倍政权未来3年的政治目标,打开了绿灯。对于“复兴日本”来说,在未来3年时间里,将会修改和平宪法、无核三原则、海外派兵、集体自卫权等一系列法律框架,足以匡定日本政坛未来发展方向,为下任右翼领导人交接定下调子。安倍如同一部启动机,把日本这部机器启动运转,它在国内的疯狂惯性就会变得无人可挡,由此预示了未来50年东亚乃至整个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战争与和平走向。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琦